bp54g好看的都市异能 正德崛起 何氣生財-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這些話你們信嗎-2tkbi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像!
很像!
非常像!
石报奇满面震惊的看着朱厚照手中的画稿。
李士实的形象,在两个人的配合之下,就这般跃然于纸上。
朱厚照在见到石报奇的这般神情之后,心中已经猜测到了大概,不过他并没有因此满足,而是继续出言问询道:
“你再仔细看看,还有没有需要细微调整的部分,比如说眼睛或鼻子的大小等等。”
石报奇听到朱厚照的问询,此刻已经被朱厚照这一手所震撼的他,茫然的点了点头后,又开始仔细的端详起来。
可是这一回的画作,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过巧合的缘故,石报奇在盯着看了半天之后,根本就没有发现丝毫需要改动的地方。
朱厚照等待了片刻,见到石报奇未再说出需要改动的地方,干脆话语一转,在问清楚了这人的姓名、身份,何有就是平时常穿的衣服颜色等等,再将这些内容全部记录下来,并和之前那张图画放在一起之后,朱厚照又开始问询起下一个人的容貌来。
有了这第一次的合作做例子,往后的几幅画作,明显快速了许多,没用多长时间,朱厚照就将石报奇记得容貌的那几个人,全部画了出来。
不过除了第一次后续没再改动之外,其他的几幅图画,则是明显没有第一次顺畅,陆陆续续改动了好几次之后,那几幅人像画才算是彻底定稿。
而朱厚照在确定石报奇所记住的几人全部画完之后,就吩咐兵丁,将石报奇送出了房间,尔后将阿隆古召唤进来。
兵丁们在听到朱厚照的话语之后,赶紧躬身接旨,石报奇则是面现犹豫之色,盯着朱厚照看了半天之后,到最后还是以一声轻叹收尾。
他明白,那个请求他就算是说出来,对面的大明太子殿下也不会应允,别看现在和他温声细语,为了一个眉毛的形状都能讨论半天。
但是真若是换了场景,这大明太子殿下对于他们女真一族的态度,根本没有丝毫改变。
这一点,从他那不断出口的女真余孽,时而发自肺腑的笑容,就可以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所以石报奇根本就没有开口问询,见到身上绳索已经全部解开的他,顺从的在身后兵丁的押送下,起身朝着房间外面行去。
石报奇的异常举动,朱厚照倒是有所察觉,不过此刻的他,哪里会去管这个女真余孽心中的想法,见到对方已经没有人像可画之后,直接就将其喝退,召见起阿隆古来。
而在这石报奇离去没有多久,阿隆古就被兵丁推搡着走了进来。
朱厚照还是和之前一般模样,将方才用在石报奇身上的说辞,在阿隆古身上重复使用了一次。
冰眼 海客你好
这阿隆古在听闻此事之后,双眼顿时瞪如铜铃一般,脸上更是瞬间变得通红起来,愤怒的他,咬牙切齿的嘶吼道:
“我当初就说,这些明人狡猾,可是统领当初就是不信,奶奶的,要是让我再见到他们,我非得将他们生吃了才能解恨!”
————
朱厚照见到阿隆古这幅模样,微微一笑之后,知道已经成功挑起对方怒火的朱厚照,直接就将自己的意图说了出来。
据陈远奏报,这阿隆古所记得的对方样貌,应该就在五人左右,而且据说还和那石报奇都是重复的。
但是此举正好让朱厚照来校核,方才那石报奇所言的真假,于是他根本没有拿出之前已经画好的画稿。
而是在和这阿隆古说明用意之后,两人一个一个部位的开始将这四五个人相貌重新拼凑了起来。
接下来的事情,和之前一般模样,询问对方的身份、装束,及他所能了解的一切后。
朱厚照查缺补漏,确定这阿隆古再也说不出什么东西后,挥手喝退阿隆古的同时,将两人的画稿都摆在了桌子上面。
十五个人的画像,也开始出现在了朱厚照眼前,在将阿隆古所言的和石报奇所言的重复之人挑选出来后,确认二者所描述的没有太大的区别,心中松了一口气的朱厚照,快速的将这最后确定的十人图形,重新又描绘了一份,做完这些的他,直接对着门外呼喝道:
“来人!”
在门外候旨的陈远,听闻到房间里面传来的声响之后,离开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进入房间之后的他,一番君臣之礼过后,朱厚照的话语声,也开始在他的耳旁响彻起来。
“陈远,这十份画稿你且收着,待会你离开之后,差人寻上几名画师,将他们将这画稿临摹几份,继而按图索骥,寻找这图画之上的十个人就是!”
陈远听闻到朱厚照所言,有些不明所以,不过纵使这般,陈远在开口接旨之后,还是乖乖上前,躬身伸手接过朱厚照递过来的画稿,就欲慢慢退回到了原位。
可是他这退回的动作还不待成行,目光落在手中画稿上面的他,下意识的手掌一松,差点将这画稿洒在地上不说,更是猛的瞪大眼睛,一脸惊骇的盯着手中的画稿。
此刻在他手中所拿的画纸之上,一个仿若栩栩如生一般的人头,正跃然于纸上,目光直直的盯着他。
陈远看到这般画稿,满面震撼的同时,更是不顾君前失仪,怔怔的朝着朱厚照望去。
坐于对面的朱厚照,见到陈远这幅模样,虽然在心中猜测,可能是因为这些画稿的缘故,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该是这般模样吧?所以心中微微有些疑惑的他,直接开口对着陈远问询道:
“陈远,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嗯?”
陈远呆愣的回答了一下,可是话语出声之后,陈远方才猛的惊醒,眼下他所面对的,可是大明的太子殿下。
意识到已然失礼的他,慌忙躬身的同时,更是一脸惶恐的回答道:
“没……没有,实在是这画像画的太过逼真,微臣一时……一时有些惊诧忘形而已。”
朱厚照听闻到陈远的解释,点了点头露出一副了然的神情之后,就未再言其他,开口对着陈远吩咐道:
“既然没有其他的事情,那你就按着本宫方才的交代,找到几名擅长临摹的画师,让他们临摹一份,然后全城再搜查一番吧,若是没有的话,那就证明他们见事不好,已然早早离去了。”
社长天下
此刻的朱厚照,并未在怀疑石报奇两人所言的真假,因为话语可以造假,但是他们连形容出的人都是一个模样,这般情况若是还能提前想到的话。
那除了说明他们之前准备的太过周详之外,朱厚照也没有别的办法,不过相对于那般微乎其微的可能,朱厚照还是相信,在某处阴暗的角落,确确实实是有人在对着自己谋划着什么。
历史上的自己,仅仅只是因为乘船钓鱼落水被溺,居然能达到感染风寒,继而死亡的地步。
这是何其可笑的笑话,且不言‘朱厚照’一生颇好兵事,身体之壮硕远超他人,连从京师杀到南昌,一路舟车劳累,都还能做到有闲心去湖面之上钓鱼嬉戏的人。
他的身体又能差到哪里?就更别说他身为帝王,身边前呼后拥,侍从护卫不计其数了,就这般情况,后世之人还能将其死因算在那次溺水上面。
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也正是因为这死因太过可笑。
但是也让朱厚照感觉到对方的强大和隐匿。
所以之前在京师之时,西苑千户所常伴其左右不说,四周更有大批易装的西苑士卒潜行。
嗜血狂後 魚子蘭
雨過天晴
这次西苑千户所离开大明,一路隐踪匿行,可是谁曾想到,还是有消息泄露了出去,对方才微微冒出了一个小头,撩动这些女真余孽对自己下手。
此次的事情,要不是因为陈远的发觉,事情闹到最后,还不知道会是什么模样。
所以此刻的朱厚照,在将陈远交代完毕,看着他离开之后,直接又冲着门外呼喝起来。
“来人!”
“奴婢在!”
陈远走后,站立在门外的小太监,听闻到朱厚照的话语之后,赶紧应答的同时,更是躬身倒腾着小碎步,快步跑进到了房间之中,跪倒在地,静静等候起朱厚照的旨意来。
朱厚照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将桌上剩余的那份画稿拿起的同时,对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开口吩咐道:
明器
“起来,将这些画稿,差人送去京师,交到东厂厂公萧敬的手中,告知他,这些人意图对本宫不轨,让他派东厂在全国大肆搜捕,定要将对方捉拿归案!”
“奴婢遵旨!”
小太监磕了一个头之后,快速起身的他,躬身走上前来,接过朱厚照手中的画稿之后,稍稍哆嗦了一下的他,在深吸一口气后,赶紧快步朝着房间外面跑去。
苟在猎人世界的JOJO
没消片刻的功夫,奔跑的脚步声就渐渐变小,到了最后就没了一丝动静。
朱厚照见到诸般事情尽皆已经安排妥当,也没了再继续待在这里的心思,此处纵使已经被一众奴仆们清理了一番,并点燃上了火炉,但是终究还是没有装了暖气的房间暖和。
所以看到再无他事的朱厚照,直接站起身形,转身朝着厅堂的方向行去。
……
陈远拿着画稿。
从太子殿下的府邸离开之后。
一边吩咐手下兵丁,满城寻找擅长临摹的画师,一边传令下去,戒严依旧继续,不得有丝毫的放松懈怠。
而交代完这些的陈远,则是拿着画稿,率领手下兵丁,从天津卫的西北角,又开始逐家逐户的搜查起来。
不过这一次的搜查,相对上次而言,明显是迅速和快捷了许多,依旧是兵丁亮明身份,敲开院门,进入之后一边让院中所有丁口,全部集中到院子之中的同时,一边再进入房间之中确认一番,查看没有隐藏之人。
至于站立在院落之中等候的陈远,则是拿着画稿一一和这院中的众人比对,相对于上次而言,这次少了思索的时间,倒是稍稍快上了许多。
天津卫城之中的一众百姓,虽然有些疑惑,不明白这些兵丁为什么去而复返,但是在这般情形之下,又有谁敢多嘴一句,所有人乖乖配合不说,更是生怕做出什么让对方误会的举动,继而惨遭横祸。
天津卫城中搜查又重新开始起来。
而天津卫的西门,一名驿卒和一名小太监驱马赶到了此处,小太监在亮明身份,并将太子殿下的旨意说出之后,负责此处的城门守卫,将这紧闭的城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放任那名驿卒离开之后,小太监也慢慢返回到了太子殿下的府邸之中。
……
媚骨歡:嫡女毒 黛黛妞
京师之中。
此刻的李士实已然回到了他在京师的院落。
在他的房间里面,一名手下正躬身站立在李士实的面前。
向他奏报着京师这段时间的诸般情况,有些事情虽然李士实早就有所意料,但是当他得知宫内的诸般行动,还是没有寸进之后,神情忍不住开始变得沮丧起来。
要知道他来到京师谋划此事,可以说是已经有了一些时日,但是这么长的时间内,倚靠着四代宁王所积攒下来的人脉,依旧是寸功未见。
想到这里的李士实,神情沮丧之余,更是传令诸处人马,让他们加紧行动,推进事情的进展。
否则继续这般耽搁下去的话,南昌的那缕龙气越加势弱不说,很可能不知道到了哪一天,就将化为虚无,届时宁王若是再强夺的话,那无异于是逆天改命。
届时的他有可能甚至连皇帝都未必惊动,平平常常一个父母官,就能将他灭杀于无形之中。
所以此刻的李士实,不得不加快事情进行的速度,一定要在王爷龙气未消散之前,将这大事做成,让天下横生枝节。
届时此消彼长,通过弘治皇上的消亡,没准还能将龙气往宁王的那边匀上一些,如若真能到了那般地步的话,王爷就算不能主掌中原,但是仿若宋朝一般,南北分治,肯定将不会是太大的难事。
想到这里的李士实,斗志开始变得越发昂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