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xmp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愛下-第五百一十六章 血肉大磨-4jv2p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初荷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似乎看到了一些幻象,令她感觉毛骨悚然很是不适。
但是她的表现却是让月剑十分失望,因为她怎么也没想到初荷都已经是金丹修为了竟然还会被区区幻象所迷……表现还不如先天境的北光。
这让月剑彻底认识到了初荷的不足之处,也是知道自己不能再事事周全地将她保护在羽翼下了。
不过她还是憋了一口气,因为觉得初荷的表现会显得她们这一支出走中洲的剑宗传人非常弱小。所以她忍不住施展了一门秘法……
“追果溯因法!”
这一刻她的双手指决变幻如兰,周身法力勾连天地,散发着一道道玄奥的气息。
片刻之间,苏礼就感觉到这周围的空间都充斥了月剑的法力,然后这些法力仿佛形成了一个‘舞台’,将这方天地曾经发生的事情给投影了出来……
施展完成之后,月剑看着剑崖众人赞叹的表情道:“这也是从大衍学宫所得秘法,还算比较实用。”
景晨和苏礼对视了一眼,都是暗暗点头……他们此行所看重的,不就是要增加这方面的秘术底蕴吗?
现在的剑崖教比以前的剑宗已经好很多了,至少符道已经算是一绝,丹道也在蘅玉仙子的努力下推陈出新。阵道稳中有升,器道则也算是走上了正轨。
但是相比起其他门派那诸多妙法流传,剑崖教的积累还是差得太远了……剑崖门人们喜欢在剑法一道上不断地改进发展,但是在其他方面就实在是兴趣缺缺。
不过现在看起来没事了,只要能够得到大衍学宫这一块的学识传承,那么剑崖教立刻就能弥补不足。
苏礼与景晨在这门秘术中看到了剑崖补强的方向,但是其他人看到的却是一副极端可怕的景象。
只见周围人影憧憧,都是这西域之民。
这些都是在月剑法术追溯下产生的幻影,而幻影中的这些西域之民,却是一个个目光呆滞却队列整齐地向前走着。
他们茫然地一个跟一个走上了那大磨盘旁的四个高台,然后一个又一个地从上面跳下去。
“啊!!”
惨叫声从那磨盘中发出,仿佛在这一刹那掉落的人终于清醒了过来。但是那磨盘缓缓转动,在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咯咯’声中,这惨叫也是戛然而止。
就见猩红的粘稠浓浆从磨盘缝隙间流淌下来,最后落入一个个大桶内……
这便是被月剑回溯出来的所有画面,维持了一刻钟的时间,那掉落的人没有一个重复,但是整个画面却好像是一个不断循环的回放,没有一丝变化的迹象。
紫天星神
“呕!”
苏礼听到了一个呕吐的声音,他转头看去,却见是自家的厨娘持穗已经脸色苍白地开始吐了。
旁边胖胖的常福同样脸色不太好,正手忙脚乱地安抚道:“师妹你这是怎么了?”
他有些奇怪,照理说都大家都是修行之人,对于这种不适的生理反应也应该有很强的抵抗性才行。
持穗吐了好一阵子才稍稍平复,然后有些双眼无神地说道:“因为我好像看到了旁边有好几个似乎是用来做饼子的烤炉……抱歉,你们也知道我平时喜好厨艺,这让我有了一些很不好的联想……”
说到这里,她一个忍不住又吐了起来……修真者能有多少东西存胃里?她其实也就是在干呕罢了。
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随着她话音落下,两眼无神的初荷瞬间就也‘喷’了出来……实在是,持穗所说的太容易引起一些令人产生极度不适的联想了。
别说这小丫头一样的初荷了,就连她师父月剑也是露出了不适的神色。
她无语地说道:“都别瞎想,哪怕是青魔门也不会做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吧?毕竟他们要那些有什么用?修道之人可不会缺吃的。”
但是北光却是浑身手脚发冷,随后眼睛变得通红通红的,他双拳紧紧捏起看着苏礼道:“他们怎么可以这样,他们怎么敢这样!”
随后又是语气陡然一变,十分痛苦失落地说:“若不是我们与他们相持了那么久……或许这里的人就不会死了……”
苏礼顺手就给了北光一个脑崩,让他一下子就从失落低沉中变成了抱头惨嚎……看,一个小破孩要那么多感怀伤秋干什么?现在这样多好?
潜行
苏礼仿佛明白了当年自己的师父为啥有一段时间总喜欢敲他脑袋了,这手感真的很赞啊。
但是面对北光不服气的眼神,他还是得要给个说法:“你在想什么呢?既然看到了此地的惨状,看到了魔门的凶残,那么你就应该庆幸没有让那支食人的军队侵入我东洲大秦地界!”
“你应该以此为豪,我们在战场上阻拦住了那支食人之军,我们守护了背后亿兆黎民……”
北光听了连连点头,想起来自己刚才也是太蠢了,竟然会因为这种画面而产生迟疑。
他这里是念头通了,可是其他人却听着有些不是味儿……这是什么情况?好像听起来这些人被这大磨盘给绞碎了之后真的被做成了吃的?!
“呕~”
初荷想到了什么,立刻又忍不住吐了起来。
尤其是她先前差点还被那阴风迷了心窍摔落下去,更是感同身受地又是惊恐惧怕又是犯恶心。
月剑此时也是惊讶地问:“你们究竟在说什么?”
北光惨笑一下道:“半年之前,此处西域百国大军集结,总计四十万大军进犯西秦红山关。”
NBA大反派
“师父是大秦国师,便随秦王正一同亲临边关镇守,与这西域大军相持了近三个月。”
“原本我等估计,那西域大军最多与我大秦相持月余便会因为断粮而不战自溃,却不想他们不知从哪来的补给,竟然能够一直维持下来。”
“后来才知,他们曾以红山关附近的难民充作军粮……当时没有想更多,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却是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内,已经将这西域百国都给吃完了!”
木涅记 品一口
这一下月剑也是难受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青魔门,竟然真的做出了‘以人饲人’的事情来!
“四十万大军啊……”苏礼感叹了一声,他说:“现在想想也的确是的,这西域百国只是沙海中零星绿洲所养,能有多少人?能有多少粮?”
“恐怕在集结的时候这四十万人就已经将这些绿洲中的存粮给消耗得差不多了吧,或许他们在行军途中就已经开始吃这种‘军粮’了。可笑……他们致死都不明白,自己这段时间吃的或许就是他们的亲人!”
北光双手紧紧握拳道:“魔道中人果然可恶……师父,如何能够辨别魔道中人?”
看着北光眼中透出的杀意,苏礼笑了一下没有明确回答,只是说道:“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你自己去分辨吧。”
北光若有所悟又似乎还有些不明白,但是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苏礼既然说了要他自己去辨别那么就不用再白费功夫了。
他定了定神道:“师父,这个血肉磨盘该如何处置?”
“当然是毁掉……或许千百年后,这些绿洲中还会有人居住。这种东西留在这里就是祸害,必须彻底毁掉。”苏礼断然答道。
初荷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她期待地看向月剑道:“师父!”
这是一副‘等着你表演’的表情。
月剑也正想趁这个机会展现一下自己的能力,不然她总觉得在剑崖教中会得不到太多的重视……她已经发现了,这剑崖教内还真的是藏龙卧虎。
她们师徒要想能够站稳脚跟,终究还是要展现实力的。
所以她没有推辞,一柄通体洁白如皎月的长剑悬浮于身前,然后冷然道:“也好,就让我来试试。”
花隐江湖之鬼医红颜
景晨微微一笑,躬身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来。
中國制造之雇傭之王
月剑神色清冷地单手持剑,然后说道:“因为在下自号月剑,家师虚谷仙人便特意寻了一门‘月满盈天’的剑术传于我……”
幽冥地書 第七公社
“这便是,月满盈天!”
她话音落下,只觉得这阴气浓郁的天空猛然间暗了下来仿佛进入黑夜……可是在这‘黑夜’之中却又有一轮巨大的皓白皎月当空而悬。
苏礼再看月剑原本所在的地方,却是已经芳踪渺渺不见身影……她仿佛在那刹那间就化成了那当空的明月,并使得这轮明月散发着清冷凌冽的肃杀之气。
苏礼细细感应这招‘月满盈天’中所蕴含的奥秘……却觉得这其中不但是蕴含着一种肃杀之意,还有许多净化之力。
看起来月剑也很清楚如何对症……这里死气、怨气郁结,最是需要净化之力来将之驱散。
而这门剑术也是很有意思也很高端,恐怕是以幻术、净化类法术还有剑术多重组合起来,可以说是整套剑法就是这么一招一剑,却又似乎有许多变化暗藏。
此时那当空的明月就有了变化,一道道锐利的气息如同月光一般‘照射’下来……这其实就是月剑的剑气,充满了净化之力的剑气。
她的思路很明确,就是要以净化之力将这血肉磨盘上的阴郁死气给驱散……否则死气、怨气郁结,就仿佛是一道天然屏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