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5n0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732章 明天是幾月幾號?推薦-cqc86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是夜。
杯户町119号训练场。
亮灯的客厅里,池非迟和琴酒人手一杯茶,一包烟,一台电脑,翻着积压的情报。
池非迟盯着电脑,翻看一条条情报。
之前因为查情报人员的事,好些情报人员和行动人员都被拖了进去。
虽然行动经费和报酬有朗姆操心,组织也还有其他收入渠道,不至于休息一阵子就断了资金,但打钱情报得抓紧时间安排一下。
有的情报时效性太强,在某个时期之前行动才能够获得最大利益,耽搁了可能就会影响利益,严重一点,调查完的交易目标发生什么意外,可就没钱捞了。
他和琴酒要把情报理一理,就像挑选赏金一样,把‘性价比高、快到时限’的打钱任务挑出来,再找到突破口,用最快的速度、最不容易暴露的方式把钱拿到手。
组织针对的勒索目标,大多是金融业、房产业的社长。
这些人里有人做事实在不讲究,钱来得不干净,就别怪人家抓住把柄勒索。
还有一部分人是暴力社团的成员,这类人不好威胁,人家压根就不怕做的事被警方知道,不过人都有‘害怕’的东西。
绑架这种事耗时久、跟目标接触多,他们不做,反正已经有情报人员把小辫子抓住、记录或者存证了,敲诈就完事了。
两人快速把情报看一遍,标记完值得做的打钱任务,又开始筛选、排序。
九天大聖 青譞
“2,十亿日元,不过情报有点模糊,”琴酒点了支烟,“放弃掉,暂时不用去,等情报明确了再说!”
“6,从调查情报来看,目标很狡猾,前段时间的监视撤了,有可能出现变故,”池非迟盯着屏幕,“等回去重新监视的人确认情况再说。”
“7,目标已经被警方抓了,不用去。”
“9,目前没有合适的机会,先等等。”
“10,随便找个人把东西送过去就能拿到钱,失败了也无所谓。”
“11……”池非迟翻了翻,“后面的基本不那么重要,也不是很麻烦,让别人去。”
“那还剩5个……”琴酒思索了一下,“1号情报一起去,剩下的一人两个,互相接应,有需要你可以联系科恩,别一个人跑过去。”
池非迟‘嗯’了一声,1号情报收益高,但也麻烦,估计又得把行动人员集体拉出去溜一溜。
具体的行动时间和行动方式,两人都不会提前决定,心里做好计划,最多在当天行动前才正式告知除自己以外的其他人。
排序10以后的行动,只是一手交东西一手交钱的交易,没有多少风险,会丢给其他人去做。
他们还是要盯着全程进展,留意交易是否成功。
如果成功了,盯着钱入账。
如果失败了,也要清楚为什么失败、人是死是活、哪里存在问题、有没有暴露组织的存在,人是否需要灭口。
反正一句话,交易可以失败、可以放弃,但组织不能暴露。
一般低风险的任务,失败的几率很低,不过曾经的龙舌兰就是在这种任务中,一个人去游戏公司被炸死了。
盯进度这一部分,可以再分出一部分让伏特加和鹰取严男负责行动联系、了解行动情况,剩下的他们也能应付。
琴酒考虑到某个人的病情和人手,自己接了四分之三,剩下的归池非迟。
壹紙廢婚:離婚潛規則 陳思思
池非迟也没有意见,又把情报整理了一遍,他不会觉得压力不大,但人手确实是个问题,而且行动也不能太频繁、时间不能固定,以免被摸出规律。
到了周末,他还要和THK公司参加电影的首映式。
听孩子们说,周末是三天后,那明天……明天……
“明天是几月几日?”池非迟突然问道。
琴酒侧目:“……”
他让拉克这个连分不清日期的患病人士排行动日程,是不是有点过份了?
非赤立刻报日期,“明天是9月17日,后天是11月4日,再往后是10月13日,往后是周末,也就是9月27日,周末之后是11月1日……”
它,时刻准备着!
“9月17日。”琴酒听不到非赤的声音,也答了一句,然后沉默,继续发邮件联系人、安排行动。
他原本想说‘要不算了,一起跑任务吧’,但骄傲的人会讨厌被别人刺到痛处,分不清日期、影响行动安排,对于拉克而言,绝对是痛处。
如果让拉克感觉受到侮辱,搞不好哪天就往他食物里下点毒……
他可不想每天还要分出一点心思防着池非迟,这些行动也不算麻烦,应该……大概……也许不会有事。
接下来,两人没有再沟通,不时发邮件、等邮件,把事都安排出去。
沉寂了十多分钟,琴酒发完邮件,才出声问道,“你真的打算把浦生放出去?”
“我想确认一下她的情况。”池非迟道。
他明白琴酒的顾虑——有人离开0331号训练基地自由活动,很可能会将基地位置泄露出去。
按照以往的规矩,只能等训练周期结束再放人出去,一旦有人离开,就要考虑废弃0331号,将人全部转移到其他地方去。
琴酒抬眼看池非迟,“浦生出问题了?”
“不算问题,”池非迟也发完了邮件,至少今天需要联系的都联系好了,说出自己的猜测,“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提出,源于1973年斯德哥尔摩市的一起劫案。
两名劫匪控制了四名银行职员,与警方僵持了130个小时后,放弃犯罪,释放人质,而那四名职员丝毫不怪罪绑匪,在法庭上为绑匪说话,其中一名职员还在绑匪服刑期间,与绑匪结了婚。
兵王房东俏房客 zgljx
这件事报道出来后,引发了一些研究者的兴趣,根据调查,集中营的囚犯、战俘都有可能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又被称之为人质情节,简单来说,就是受害者不仅不责怪加害者,反过来对加害者产生好感、依赖、崇拜等情绪,甚至帮助加害者,还把解救者当成敌人。
在面对挫折时,人类心理的自我保护机制会将不良刺激转化为良性刺激,用来度过难关。
常见的心理防御机制有合理化、压抑、选择性遗忘等,上次毛利兰失忆就是心理防御机制让她选择性遗忘,而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就是‘合理化’的表现。
受害者为了避免更大的心理痛苦,反复告诉自己这不是最悲惨的,内心的焦虑和恐惧就会降低,而如果再得到一些认为是‘对自己好’的小恩小惠,就会加强合理化心理,再加上人类本能崇拜强者、心理被动、隔离等因素,产生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产生有一定的条件:
1:人质真正感觉到加害者会威胁到自己存活,笼罩在不安中。
2:在遭受挟持的过程中,人质感受到加害者给予的好或是恩惠。
3:与外界隔离,得不到外界的信息,只能接受加害者的单一看法。
4:人质坚信自己无法逃脱。
这么看的话,浦生彩香确实处于隔离、会威胁身心安全、令她恐惧不安且无法逃脱的环境,应该也感受到了‘恩惠’,明眼可见,她自身的处境跟其他人不一样。
而情感上容易依赖他人、容易被感动的人,更容易产生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在0331号接受训练的其他人都是成年人,心理极端偏执,完全无法以正常人的心理去考虑,所以之前都没有过类似的例子。
但浦生彩香本身是个半大孩子,从那些故意叛逆的经历来看,很在意自己亲人的感受,也渴望得到别人的关注和关心。
如果自身冷漠,那也就不会选择用叛逆来试探、企图获取关怀,而是直接漠视,就像原意识体后期的状态一样。
他之前就是发现浦生彩香张扬肆意之下的本性,才觉得那姑娘不适合组织,没想到情况有了一些变化。
他可以肯定,一开始浦生彩香想加入组织,绝对不是因为对他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对他只是好奇,由于性格原因才一直缠着他说话,那姑娘只是觉得‘很酷’,有‘继续用叛逆报复母亲和养父’的心思,也自信自己能应付,才嚷嚷着加入组织。
刚到0331号训练基地的时候,浦生彩香也嚷着要见他,那只是因为到了陌生环境,又发现有人严密看管后,想要通过面见一个认识、接触过的人来缓解心里的不安。
等浦生彩香亲眼目睹别人死亡,心里对恐惧的承受底线应该已经被冲破了,那个时候,浦生彩香没有再想着联系他,只有一个心思——
魂牵彼世 舒行
逃!
在尝试逃跑失败、被骗、见证过‘狩猎测试’的残酷后,浦生彩香大概是绝望了,不再觉得自己能逃脱。
而那个时候,他出面让浦生彩香换到其他楼层住,让浦生彩香暂时脱离比较压抑的环境,又答应让浦生彩香出去上学,为了浦生彩香面见仓桥建一前、养好逃跑时留下的伤,还让负责人给浦生彩香送了瓶外伤药。
也就是在他们离开0331号、‘抓老鼠’行动结束后,浦生彩香才开始频繁提出要见他,但又没什么非得见面的理由。
蝶夢星辰
浦生彩香显露出的那种依赖感很不正常,他们两人之间的接触,远达不到浦生彩香最多隔天就想见到他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