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mtru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戰神之踏上雲巔 起點-第六百三十二章 兩人歸位看書-5lpxh

戰神之踏上雲巔
小說推薦戰神之踏上雲巔
“你们两个还知道是我,现在过来所谓何事!”
抬起头来,小七眼中也是带着欣喜的看着二人,当初跟随在王爷身边的十大万夫长,他小七可是最为熟悉,而且每个人都和他们有着过命的交情。
“血煞大人,我们听到号令,就直接赶来了,顺便趁着这次机会,把军营的事情安排了一下,我们也好重新归到王爷账下,这段日子我们可是想死你们了!”
两人再次听到小七的训话时,莫名的感到一丝亲切。
“还不错,还记得我们,等一会吧,王爷他们正在商量事情,一会在见你们如何?”
“谨遵大人吩咐!”
说完两人便直接退到门外,安静的做了下来。
“喂!你们两个不进去了?我可以带你们进去!”
超級口香糖 逆年華
夏诗姸还是不停的诱惑他们二人,她可是着实的希望进去看看他们到底是在议论什么,这都半天了,一点出来的迹象也没有。
“那个…小七,我要不要进去给他们送上几杯热茶,你看怎么样?”
只见夏诗姸眼睛一转,悄声说道。
“不用了,王爷交代的事情,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入,当然也包括你我在内!”
夏诗姸的各种计谋在小七身上那是完全的不奏效,不过这在心底让他忍不住的感到有些恐惧,这个有些刁蛮任性的女人如果以后真的投到了王爷账下,那可就有了他们受的了。
也不知道她每天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不让进,就不进了!”
“吴沧海,厉蒙你们两个给我进来一下!”
听到里面的话语,正坐在门口的两人顿时眼睛一亮,熟悉的声音,让他们二人急忙朝着那门口冲去。
“喂!你们两个就这么进去了,难道不让我进么?”
他们两个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这个小公主他们可是在以前经常碰面,也知道她的厉害,不过此人的心肠倒是好的很,只是这性子吗,就有些太过活泼了。
“姸儿,你在外面呆着,不许进来!”
8號街區:艾莉絲魔法學院 rainy魚
听到里面的一声呵斥,夏诗姸这才缓缓的退了下来,从刚才的话语中,她可是听到了一丝严厉,可见父王这次真的有些生气了,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探讨什么,不就是回个皇都吗,至于这么多的事情?
吱呀一声,房门再次关闭。
“吴沧海,厉蒙我等见过王爷!”
他们二人的这一声称呼,让炎辰和夏延全部同时看了一眼,不过随后夏延就扭转头去,这两个人的心思他怎能不知,一直都巴不得回到炎辰的身边,自己这是千方百计这才留下了他们。
“好!看来这段时间你们没有落下功课,不错,起来吧!”
在得到炎辰的喝令后,两人立刻站起身来,径直走向炎辰的两侧,形成一种保护的姿态。
这一幕不由的让大国师和夏延羡慕起来,这炎辰也不知道给他们施了什么法,一个个的对他衷心的不行,而且罕有炎辰手下叛变的事情发生,仿佛此人就有一种魔力一般,只要是军人,在炎辰手上就不由自主的听他调遣。
老婆太娇蛮:冷情总裁请接招 夏亦安
“南域王,谢谢你了!”
炎辰的这声感谢绝对是发自内心肺腑的一句,在这四域之中,除去北域和南域,剩下的两域对待他曾经的手下那是极度的苛刻,也可以说这是苛刻到了极点,不让他们掌兵,甚至还把他们派去种地,挖矿。
这简直就是炎辰所不能忍受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到,那人答应的好好的事情,就在自己完全交出兵权以后,一切都在悄悄的变化着,而且自己还渐渐的无能为力。
想要翻脸,可他炎辰做不到,现如今夏国如此大好的和平稳定,他不想在引起争端,在北域百万兵马的战争已经让他看到了不少人间生死,可是正因为这样,他才知道每个人生下来都有一个自己的活法,试问谁愿意每天在战场上生活。那里面临的可是未知的生死。
某美漫的壹方通行 月空樓閣
妖魅物語 血祀淺歌
说不准前一刻你还在畅所欲言,下一刻就会命丧黄泉。
异界之一剑弑鬼神 不灭轮回
炎辰见到的太多太多。
毒妃狠囂張:殘王來過招
“客气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更何况他们二人的确比任何人都要强,由他们带队我自然是满意,完全没有任何的担忧!”
夏延一脸善意的笑道,可是他背后付出的用心良苦是何其的多,他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感化二人,自己得到的最大限度也就是他们二人尽心尽力的帮助他训练兵士,另外,有了他们二人成长,以前那些边患可是少了许多。
躍凡門
“好了!既然人也来了,我就说下接下来我们要做的事情!”
听到炎辰要安排任务,这让他们二人顿时兴奋起来。
他们已经好久不在听到王爷安排事情让他们去做了,甚至有的时候他们还很是怀念,虽说每次都是生死一线,但无论是在任何地方,背后都有王爷的关注。
“王爷,请您吩咐,有用得到我们的地方,我二人在所不惜!”
两人的话语,让炎辰轻轻的拍打了一下他们的肩膀,他们十人每个人的性子他都了解的一清二楚,他们两个算起来应该是最为听话的那一员,无论自己交代什么,即使是前方又刀山,他们也会义不容辞的跳下。
“嗯,既然这样,明日我们坐船回皇都,你们二人各自率领一千兵士随往,要精兵!”
情难自禁:总裁的闪婚甜妻
“没问题,这段时间我们可是训练出来了不少精兵悍将,就等着王爷你的召唤呢!”
这两人的话语几乎都快让夏延哭出来了,他们口中说的这些人,可都是原属于他手下的兵啊,这才多久,完全以他们二人为首。
不过这样的心思只是从心中一过,便退了下去,他既然已经早就打算好了投降,就不在刻意的追求自己手上的兵权,等到时候到了皇都,恐怕那人皇什么也不会给他留下,即使他是一个不善打仗的王爷。
“商鸠,你这次把你带来的人马说一下吧!只有知道了自己的实力,咱们才好安排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