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l4ic玄幻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txt-第806章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推薦-a1y6w

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
碧水园的电梯间是老式的那种独立电梯间。
电梯间周边没有住户。
吴骏和侯婷被困在里面,这部电梯也只是显示故障停用,并不会引起其他住户多少注意。
两部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了幽暗密闭的电梯。
以前吴骏总以为手机上很多余的这个手电筒功能,终于在今天派上用场了。
经过了最初的慌张和不安,这会儿两人的情绪都稳定了许多。
吴骏看到侯婷也学着他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不禁感觉有些好笑。
在这样狭小的空间里,一个手电筒和两个手电筒带来的光亮,好像没多少差别……
“婷姐,你那么怕黑的吗?”吴骏没话找话地问了一句,也是想通过聊天缓解侯婷内心的紧张。
侯婷的背部靠在电梯一个角落里,离开吴骏的怀抱后,好像只有角落才能带给她一丝安全感。
侯婷抬眼看向吴骏,和他的目光对视。
看到吴骏清澈真诚的目光后,侯婷心里像是被一股温润的温泉滋润,突然很和他倾吐一番,和他谈谈心。
侯婷嘴角带着微笑,语气柔和道:“是啊,我从小就怕黑,特别怕黑,甚至睡觉的时候都会开着灯。”
“以前上大学那会儿,我会在被子里偷偷放一个手电筒,晚上睡觉的时候蒙着被子,伴随着手电筒的光亮才能入睡。”
“呃……”吴骏一脸惊讶地看向侯婷。
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睡觉的时候被子里放手电筒的……
这是有多怕黑啊!
“我父母感情一直不太好,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几乎每天都伴随着争吵,甚至是大打出手,拳脚相加。”侯婷说到这里的时候抱了抱肩膀,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冷,亦或者是想起了不堪回首的往事。
“每次他们两个吵架的时候,都会把我关到家里一间点灯坏掉的储藏间,伴随着他们的打骂声,摔东西的声音,我在黑漆漆的储藏间里面哭的昏天暗地。”
“他们只顾着用暴力的方式,发泄各自的愤怒,完全不考虑我的感受,感受不到我内心的恐惧,感受不到我的绝望……”
“也许病根儿就是从那个时候落下的吧,从小到大,我必须随身携带可以照明的东西,从小学到大学,用坏了几十个手电筒。”
“难怪婷姐这么怕黑,原来是在童年留下的心理阴影啊……”听完侯婷的悲惨童年经历后,吴骏理解她为什么那么怕黑了。
以前吴骏也听马思雨说过,侯婷跟家里父母的关系很一般。
侯婷老家在隔壁西山省,开车不到两个小时的行程,但她一年到头也不一定回趟家。
甚至在逢年过节这种大团圆的节日都很少回家。
去年春节的时候,侯婷趁着休年假去南海那边旅游了一趟。
那些放蕩不羈的青春歲月
之前吴骏还有些不理解,一家人为什么这么生分,今天总算破案了。
虽然吴骏感觉侯婷和父母的关系不正常,子女和父母之间没有解不开的结。
但他也无从劝说,不知他人苦,莫劝人大度。
侯婷童年的阴影他没有感受过,不知道会给她的心理带来多大的创伤。
“是不是感觉很可笑啊?这么大人了还这么怕黑,我也试着克服过,甚至去找过心理医生,但都没什么效果。”侯婷耸耸肩,无奈笑了笑。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不是吗?没什么可笑的。”吴骏语气温和道,“换个角度来看这件事,婷姐是一个伴随着光明成长的女孩儿,难怪你这么善良纯洁。”
侯婷听到吴骏对她的评价后,怔了一下,看向他的目光炯炯,有泪光闪动,感觉找到了自己的知心人一样。
伴随着光明成长,纯洁,善良……
侯婷还是第一次从他人口中听到对自己这样的评价。
千言万语汇成了一句话,侯婷语气温柔道:“谢谢你吴骏。”
“谢谢你今晚给我过生日,谢谢你今晚送我回来,谢谢你在黑暗中借给我的怀抱和肩膀,谢谢你愿意倾听我的倾诉。”
侯婷一连串“谢谢”下来,吴骏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回她了。
他几次张嘴,都没插上话。
此情此景,说句“不用客气”会不会太敷衍了?
“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侯婷最后一个谢谢说完,仿佛用掉了自己所有的勇气,微微撇开头,不敢再和吴骏对视。
“呃……”吴骏听到她最后这句话后也愣住了。
如果说前面的感谢都还算正常的话,最后这句话就有些暧昧了。
菲菲日记 千叶莲儿
这话是普通朋友之间随便说的吗?
吴骏不是钢铁直男,最后面这句话他自然是听懂了。
这种被女人主动表白,还是一位身材,气质,颜值,甚至连声音都俱佳的女孩儿表白,是个男人都会成就感爆棚。
————
这种心理上的暗爽,体会过的人都能知道,并且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不足为外人道。
真的很难用言语形容此刻心理上的哪种畅快感。
俗话说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纸。
这种现象就是男人心理上这种成就感爆棚的畅快感的具体表现。
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欠下的一堆风流债。
吴骏立马冷静下来了。
做人不能不知足,也没人能把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据为己有。
再者,侯婷是马思雨的死党兼闺蜜。
马思雨又知道自己同时和徐菲还有姜仪交往的事。
如果再加上一个侯婷,三开花……
当然了,这还是在马思雨不知道李彤和陈琳的前提下。
如果现在再和侯婷搅和到一起,吴骏感觉自己简直是在疯狂作死。
马思雨听说的第一时间,绝对会拿着两米的砍刀从横店杀回来剁了自己。
以吴骏对马思雨的了解,这事儿她真做的出来啊。
想明白这些后,吴骏心里就淡然许多了。
其实,多个美女好朋友也是好的。
龍氣凜然
不一定非得把所有美女都发展成自己的女朋友呀……
侯婷此刻的心情很紧张,那种前所未有的心跳频率再次出现。
她正满心忐忑地等着吴骏对她的回应。
自己已经把话说的那么明显了,他应该知道自己的意思了吧?
但是,等啊等,却久久没有得到一丝丝的回应。
侯婷再次鼓起勇气看向吴骏的时候,发现他的神色还是一如往常的淡然,仿佛没有丝毫的心理波动。
想想也是,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身边一定围绕着许多许多比自己更加漂亮,比自己身材更好,比自己更优秀的女孩儿吧?
“咳咳……救援的应该快到了吧?”吴骏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戴着的手表,有些僵硬地将话题转移。
侯婷看了一眼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一脸苦涩地笑笑:“应该是快到了吧,打电话到现在快十分钟了。”
侯婷在感情问题上极其敏感,吴骏的回答已经表明了他的心迹,她懂了,同时选择不再纠缠。
侯婷一句话刚说完,电梯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
紧接着,电梯外面的门被敲响了。
嘭嘭嘭!
电梯上方的位置,传来一个男声问道:“里面的人还好吗?我们这就想办法把你们救出来。”
吴骏微微仰头,回答一声:“还好,快点儿行动吧。”
侯婷看向吴骏的眼神一阵留恋,她这会儿反而不想这么快被救出去了。
吴骏心里有些埋怨救援人员来的晚,她却想着来的更晚一些就好了。
“你们先安静待着,不会有任何危险,我们先去顶楼电梯井里查看一下具体的故障原因才能展开施救,有问题随时电话沟通,刚才你们打的两个电话都可以。”
吴骏不懂电梯故障的救护步骤,对方这么说,他也只能耐心等着。
救援人员撂下一句话后,先是上到上面一层弄开电梯外面一层外门检查一下情况,然后乘坐旁边一部正常运转的电梯上楼了。
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吴骏的手机上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的来电。
这个电话他还有印象,正是差不多半小时之前他拨打的那个没接通的救援电话。
吴骏接通电话后被对方告知,电梯还要再下坠大约两米的样子,让他和侯婷不要紧张。
电梯轿厢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6楼和5楼的中间,厢门处于锁死状态无法打开,要放平到和楼层水平位置才能撬开。
这次下坠,吴骏和侯婷有了心理和身体上的准备,并且知道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没有像之前那么慌乱。
当电梯轿厢下放到5楼位置后,过了大约三分钟,外面再次响起救援人员的脚步声。
“婷姐,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从被困到现在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吴骏说话的语气当中带着一丝欢快。
“是啊……”侯婷勉强笑笑,看不出一点儿高兴的样子。
“先生小姐,再坚持一分钟,马上就能出来了。”
外面再次响起救援人员说话的声音。
紧接着,电梯轿厢外面响起当啷当啷翻找工具的声音。
金属工具和地板碰触,弄出很大的动静。
“强子,我那根撬棍在你哪儿吧?我记得昨天用完收你工具兜里了。”
“对对,我给忘了,丰哥给你。”
“别愣着了,赶紧动手吧!”
吴骏听到那个年轻一点的声音后,心里一阵不爽。
他听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就是之前接他电话,并且口吐芬芳的那位。
吴骏对这位的印象差到了极致。
雀上枝頭
两名救援人员交谈几句后,电梯轿厢处响起嘎吱嘎吱被撬棍撬动的声音。
很快,电梯箱门便被两根大拇指粗细的钢铁撬棍撬开一道小缝隙。
一束光线从外面的电梯间照到电梯内。
吴骏关掉了手机上的手电筒,把手机装兜里。
电梯箱门的缝隙越来越大,电梯内越来越亮。
当电梯厢门撬开一人宽的缝隙后,两名救援人员用手分别把住一侧的厢门,然后用力向两侧撑开。
哐啷一声,电梯厢门彻底向两侧弹开。
“可以了两位,出来吧。”
成功将电梯厢门弄开后,何庆丰和何强出现在电梯门口,招呼里面的吴骏和侯婷出来。
吴骏站在里面看清两人的模样后,感觉有些熟悉,像是在哪儿见过,但怎么也想不起来,也就不去想了。
何庆丰和何强都是大众脸,丢到人堆里立马找不到的那种,被人认错的几率太大了。
吴骏点头朝中年人致谢:“谢谢。”
他这句感谢只是对中年人的,对年轻的那位的不爽一直还在。
“婷姐,可以出去了。”
“嗯,好。”
道谢完,吴骏和侯婷一前一后踏出电梯轿厢。
侯婷踏出轿厢的一瞬间,闪到一侧让开路的何强,眼睛一下直了。
侯婷一米七五的身高,比他还高。
世界顶级超模般的身材,恬静优雅的气质。
没有滤镜,没有美颜,何强还是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何庆丰已经年过四十,到了力不从心的年纪了。
他看到侯婷的第一眼,虽然感觉惊艳,但他的表现相对何强来说要淡定很多。
不过,等他看清紧随侯婷走出电梯轿厢的吴骏后,内心却掀起一阵惊涛巨浪!
以至于他还以为自己看花眼,认出人了。
我的總裁俏老婆 刁難
怎么是他,姓吴的小子!
不,不,不,自己绝对不会认错的!
就算姓吴的化成灰自己也能认出他!
自己从光鲜亮丽的千万富翁,沦落为破产的穷光蛋劳改犯。
自己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被姓吴的这小子亲手摧毁的!
何庆丰看到吴骏的一瞬间,当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他两只眼睛里冒出熏天怒火,手里提着的拇指粗的钢铁撬棍更是快被他攥成了细铁丝!
何强仿佛是感受到了何庆丰的愤怒,顺着他的目光看到了跟在侯婷后面出来的吴骏。
姓吴的怎么在这儿!
何强看到吴骏后,瞬间明白何庆丰的愤怒为何了,他感同身受。
两人这一年多,在监狱里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捡了多少肥皂……
往事不堪回首!
何强手里的撬棍也被他攥紧了。
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印象,永远没有失败者对胜利者的印象深刻。
不同于何庆丰和何强对吴骏的深刻印象,吴骏对两人几乎已经没有任何印象了。
在他的成功路上,两人算不上绊脚石。
甚至,连一颗小石子都算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