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zrt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數風流人物 愛下-己字卷 第八十節 進入狀態——扯皮看書-srexq

數風流人物
小說推薦數風流人物
就在尤二姐和金钏儿、香菱一行即将抵达卢龙县城时,鸳鸯也已经满腹心事的从京师城出发前往永平府。
不过此时冯紫英却不在卢龙城里,而是已经抵达了三屯营。
三屯营是蓟镇总兵府所在地,原本就是一个连小集镇都算不上的小地方,但是由于地理位置重要,日渐发展成为一个规模不小的镇城,而围绕着镇城也有大量周边民户和流民附集而来,迅速形成了一个以蓟镇总兵府和其麾下的机动游击部队服务的这样一个因兵而兴的集镇。
撿個仙女學修真
極品空間之女仙 水妖顏
蓟镇总兵府是前明天顺年间从寺子谷迁到三屯营的,距现在也有一百多年时间了,大周沿袭了前明的这种格局,未做大的调整变化,但在广元年间,随着察哈尔威胁日益增大,大周开始在三屯营镇城内组建了左游击公署、右游击公署,后来又在元熙年间组建了前游击公署。
午夜驚悚遊戲 壹路向南
妳好,墨先生
元熙二十八年,鉴于镇城内兵员众多,日益蹩窄,所以时任蓟镇总兵就将老城的南城墙拆掉,向外扩长,将三屯营城大规模扩建,将这里建成了目前的格局。
除了蓟镇总兵府在这里外,还有三个游击营驻扎在这里,作为策应蓟镇沿边墙各路的机动应急力量。
冯紫英走马上任永平府同知,除了和朱志仁达成了一致,获得了对方认可支持,也算是为日后自己在永平府的做事打好了基础。
但是获得朱志仁的支持只是第一步,真正要想在永平府做好事,把永平府变成自己理想中的根据地,可不仅仅是靠一些人脉关系或者知府的支持就能达到的。
他得要拿出像样的本事来,让包括朱志仁在内的上司、同僚和下属认可和折服,只有这样才谈得上日后在这块土地上的如臂指使。
未来之元能纪事 幻镜真人
朱志仁在府里已经宣布,同知冯铿会负责清军、海防、治安事务,这也是应有之意。
大周各府的同知责任不一,基本上是看知府对其信任程度来决定其掌管事务,从朱志仁对冯紫英的工作事务的安排来看,只能说是中规中矩,像有些地方深得知府信任的同知,除了清军、防务、治安外,还要负责财税(田赋除外)。
大周地方上的税收除田赋之外还包括矿税、商税、杂税,像盐稅这些都属于朝廷直管派人征收,地方上是无权插手的,比如永平府盐课就是长芦都转运盐使司掌管,而矿税要上缴工部节慎库,那是皇上的内库主要收入,所以也是沾不上手的。
但商税(关税、市税)和杂税会有相当一部分留存,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其实是各府自家的小金库,这笔收入的大小会直接决定着府衙里上下日常开支,甚至包括一些隐性的福利,所以非得知府信任,同知是无法染指这一块工作的。
对于冯紫英来说,财税这一块他暂时还无暇顾及,作为同知,清军,和蓟镇协调好关系,同时解决整个永平府的治安不靖问题,这才是他的当务之急,也是他在永平府能否站稳脚跟的关键。
对于冯紫英的来访,尤世功也是早有准备,作为新任蓟镇总兵,他对当下永平府的情况也十分了解了,甚至对冯紫英的来意也很清楚。
“紫英,军地不睦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我接手这蓟镇时间不长,总督大人已经授命我对蓟镇的诸军情况作了一些调整,但是还没有能完成,前几日老三回来也和我说了,估计你也清楚了,察哈尔人蠢蠢欲动,愚兄也压力很大,……”
追上银币老婆
尤世功是个个头不高,但是却很壮实的汉子,眉目间还残留着来自西北风沙洗礼下的那份粗犷悍野,但能让冯唐放心将其放在蓟镇总兵位置上,自然也是信得过之人。
二人就这样坐在堂中说着话,并无其他外人。
“尤大哥,林丹巴图尔就算要来南下也还要几个月去了,你可以向我父亲申请把火铳营补充过来,我估计林丹巴图尔南侵选择的目标就是蓟镇这边,毕竟你才接手不久,又在调整部署,察哈尔人在这边肯定也有眼线,自然了解得到情况。”
冯紫英沉稳地点点头:“我上次也和三哥说了,察哈尔人在我们这边有眼线,那么我们也可以利用我们这边商队对察哈尔人那边进行刺探,如果察哈尔人对我们有防备,不妨可以利用外喀尔喀诸部和土默特人那边的一些关系,打探察哈尔人的动静,……”
“嗯,这事儿早已经在办了,察哈尔人要动起来是瞒不过人的,数万大军要南下,人吃马嚼,从出兵事务到后勤补给,再到如何协调,没那么简单,林丹巴图尔把这些事儿想得也太简单了,以为压制住了喀尔喀诸部和科尔沁人,就以为我们大周也一样是软柿子了?”
尤世功语气里虽然慎重,但是心态上却是信心十足。
“尤大哥有把握就好,火铳营的事儿我已经给父亲去信,估计很快就会有回音,父亲对火铳营很重视,但是越是重视就越是应当让这支军队历练一番,否则真到了关键时刻却上不了场了,岂不成了笑话?打察哈尔人都不行,还怎么去打东虏?”
冯紫英的话让尤世功也很高兴。
快穿執行者之旅 淺眼壹笑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免费领!
如果能来一两营火铳营助阵,那自己压力就要小多了,太平路、燕河路以及台头路这一片是最让他担心的,一点察哈尔人突破进来,迁安、抚宁乃至卢龙便首当其冲。
这一片区域也是整个永平府目前人口较为密集区域,经过了上一回察哈尔人入侵带来的洗劫已经过了十多二十年了,好不容易才恢复起来的元气,如果又来这么一遭,历史重演,只怕他这个蓟镇总兵就要连屁股都没坐热就要问罪下狱了。
恋上四界小公主
“紫英,那愚兄就多谢了,如果能来一二火铳营,愚兄心里就踏实了。”尤世功叹了一口气,“不瞒你说,蓟镇这千里防线,要说能彻底不让察哈尔人突进来,谁都做不到,我们能做的就是在察哈尔人突进来的时候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反应,堵住对方南下通道,尽可能给对方以重击,迫使对方尽快退出去,当然,这个重击最好就是给予对方巨大杀伤,让对方觉得得不偿失,……”
尤世功的坦然倒是让冯紫英很满意,对方没有遮掩什么,他也清楚,从顺天府的西路到永平府的中东两路,千里边墙,无数小道,察哈尔人可以选择任何时候任何地点突破,单靠边墙上那点儿关隘和烽燧,哪里可能抵挡得住?
无外乎就是以空间换时间,迅速在第二道链式防线上做出反应迎敌一战罢了。
尤世功这么说也应该是早就有准备了,火铳营如果能来,无疑会给予其更多的调整部署余地。
“尤大哥,您这么说就见外了,何况御敌于内也是无奈之举,家父肯定也清楚,小弟不过是实事求是地说一下罢了。”冯紫英笑笑,“再说了,小弟来找大哥,才是真正有求于大哥呢。”
尤世功笑了起来,“老三和我说了,兴州右屯卫当年和卢龙卫裁撤时的遗留问题吧?这个其实也简单,现在余下的匠户也不算多了,我已经问过兴州右屯卫那边了,不过两三百户罢了,这事儿我就做主了,全数给永平府便是,……”
冯紫英似笑非笑,他就知道这位尤大哥也不是什么忠厚老实人,哪儿能这么爽直大方?
十多二十年前遗留下来的问题,虽然当时兵部和蓟镇的确与永平府有约定,这些匠户弥补给永平卫裁撤,但是人家现在要耍赖你也没辙,这会子如此大方,原来只剩下二三百户了,要知道当初可是近千匠户啊。
“尤大哥,恐怕不止二三百户吧?不到二十年时间,据小弟所知,那可是近千户匠户啊,怎么二十年繁衍生息,照说该有一千多户才对,怎么还少了那么多?”
冯紫英和尤世功都开始进入状态,先前叙旧谈感情,现在就要公事公办谈正事儿了,谁也不可能轻易出让自家利益。
“呵呵,紫英,你这是不了解下边情况,匠户的情形你也知道,每年逃亡的比流民还多,防不胜防,稍不留意就往关外跑了,像广宁和宁远那边跑去了不少,愚兄也在犯愁如何把这些匠户缉拿回来呢,可辽东镇那边你也知道,本来人就少,这个事就你想要从他们那里把人弄回来,难度有多大,……”
尤世功的忽悠和推诿让冯紫英无语,还以为对方是耿直人,现在看来,这耿直人在这个世界根本不存在,起码当到蓟镇总兵就别想。
“尤大哥,您也甭给小弟绕圈子了,二三百户肯定不行,您撂个实话吧,小弟这可是第一遭,你可别让小弟没法回去交差啊。”冯紫英也笑着道。
“紫英,愚兄就说实话吧,也就只有二三百户了,多的愚兄也没法给你,兴州右屯卫是蓟镇最重要的甲胄、武器和车辆维修制作所在,要供应建昌营、燕河营、台头营、石门寨营等整个东路和中路的后勤保障,愚兄也很为难啊。”尤世功也是一脸纠结:“给了永平府,兵部那里愚兄也没法交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