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3c6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26 和陽乃的閒聊分享-trcki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龙之介慎重地考虑之后才回答了阳乃,可是没想到阳乃指出它有两个错误。
“这个、这个……”
“Number one,”阳乃伸出食指道,“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厉害。
我仅仅只是从第一阶段走向了第二阶段,选取了一种现在自己认可的生活。
至于说第三阶段的超人阶段,我想我还是算了吧。
古典音乐之王重生 莫晨欢
高处不胜寒!尼采本人的结局也不太好呢…”
“对对,”龙之介突然插嘴道,
“这种就像写老人与海的海明威,一个人可以被毁灭,但不可以被打败。
当初还蛮鼓舞我的,不过他却饮弹自尽了,知道真相候的我心里极度无语。”
“…是类似这种感觉,”阳乃对龙之介的插话也没什么不愉之色,
“以我现在所学足够处理生活中的绝大部分问题,也能让我开开心心地度过每一天。
即便偶尔有些纠结和烦恼但,那也是人的一种正常经历,也没什么。
况且,尼采的哲学思想是给人类提供了一种可能性,而不是说真理。
我本人其实也是带有问号的,而不是因为他是伟大的哲学家便盲从。”
“那未来的哲学家阳乃女士,你有什么心得吗?可以向我这迷茫无助的人传授一下吗?”
面对龙之介的捧场,阳乃乐呵呵地说道:
“我因为认为人需要经过三个阶段,但绝非像尼采那样。
第一个阶段便是纵欲。
比如明明知道要按时睡觉,早起早睡身体好,但却就是控制不住熬了夜。
比如说给手机安装了定时提醒休息眼睛的软件,但是刚一提醒就马上关掉,然后继续看手机。
这是一方面的体现,另一方面更现实一点。
比如对钱的追求可以无视道德,即便当时不想做什么,但诱惑几天还是做了。”
龙之介点点头:“我感觉好多年轻人都在这一层呢。”
“第二个阶段嘛,”阳乃挽着龙之介的胳膊走到人少一点的地方站着,
“……那便是自律。知道什么是对的,并且还能去做到。
这就很了不起,超越很多很多的人了,也很好理解。
至于第三阶段,那就是煎熬了。
要能忍受生活中的不幸和哀伤。
比如说人生老病死,总有离开这个世界的一天,所剩下的亲人自然悲恸。
又比如说,做出一点成就之后,却发现有比自己强,强到无法企及的同龄人。
又或者取得一点成就你,但是一时骄傲而前功尽弃,毁于一旦。
只有经历了这些,承受住了这些,不说是能够完全无视不受影响,但也要懂得哀止于伤。
带着这份生命不可承受之轻,继续前行。
我想这样的一个人,已经足够完美和强大了。”
“是,很清楚,不愧是你呢,”龙之介又点点头,
“古今中外,无论正邪,走到最后一步,大概也都是完成了这三个阶段。”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姐姐很厉害?”阳乃笑着问龙之介。
“我倒是觉得……你一个人也蛮孤独的。”
“Oh?”阳乃稍有意外,随后好奇地眨眨眼睛,“你又是从哪里看到的呢?“
仙劍奇譚第二部修仙之路 記愛錢
“一个一帆风顺的人,忙碌于自己的现充生活的人,很少会去思考深刻的问题。
深度的思考,这是弱者的武器,战胜强者的依靠。
但如果生活现充,但却如此想的人,那想必是十分孤独了。
就像卢梭写《瓦尔登湖》,躲避城市生活住在乡下,有亲朋好友送食物什么的。
得到了想要的宁静,或者说就是孤独,所以才有了《瓦尔登湖》。
仙界問情online
为了躲避黑死病,一放假放了两年的牛顿在乡下得到了万有引力定理,和其他重要研究成果。
还是躲避黑死病,薄伽丘写了《十日谈》,他的朋友们也各有创作。
所以说……”
龙之介怂了一下肩:“就是这样,很好猜的。”
“有理有据,我不否认你说的。”阳乃笑容依旧。
“其实我也有一个结论,咳咳,那就是说如果我有什么不理解,有什么惊叹。
那九成九都是因为我书看得太少了,文献查得太少,所见所闻太少了。
太阳底下无新事,很多事情都是重复发生的,书本里有着前人的经验和解决办法。”
“噢~~那给我举个例子呗。”阳乃配合着龙之介吹一波,或者自我表现一波。
“Um……”龙之介想了想,反正也是闲聊嘛,随便说什么都行。
天文地理,历史文化,军事正治,都市传说,情情爱爱,闲言八卦,家长里短啥都行。
随后他索性拉着阳乃附近的公共座椅上坐下来,准备好好侃大山了。
他看着前面穿行在商城里的人群道:
“说了起来,想要最快地增加自己的阅历,和锻炼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
那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学历史了。
正如鲁迅所说的,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而要从这‘正史’中得出这个结论,也是很不容易的。
需要一双慧眼才能穿越重重历史迷雾到达真相。”
“你很喜欢鲁迅吗?”坐在椅子上抱着龙之介胳膊的阳乃问道。
“(⊙o⊙)…你这,额,确实。”
“我也是呢,心里有了故事之后,才能读懂鲁迅,才觉得大有裨益。”
“哦~原来你是想说这个呀,我们果然很合得来。”龙之介点点头。
“好了,你继续说,我好好听。”阳乃满是亲呢的神态。
随后龙之介便继续之前的话说:
谁拿青春换我流年 雨薇凉
腹黑殿下與惡魔 零夜、碎然。
最僵屍 季末男孩
“首先,看懂史书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不单单是文言文的关系。
第一,史书是史官写的。
虽然有宁死也要记下‘崔杼弑其君’的史官,但史官也毕竟是人,改过史书的也是有的。
第二,史官也不一定知道所以事情全貌,毕竟不是亲眼见证。
毕竟说鸿门宴那一段,司马迁把樊哙写得十分出彩。
但这也是他问下樊哙孙子的话,这就值得商催了,毕竟给孙子吹个牛什么的也是人之常情。
而一旦吹出去,大家都是同僚,也不好揭穿,随意就可能记录了下来。
第三,就是出于特定目的编撰的史书,就是为了忽悠人。
比如说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本来就是为了皇帝而准备的教材。
与之配套的,还有赵蕤的《长短经》。
一阴一阳,都是为帝王服务的,后者更是为帝王所忌讳列为了禁书。
本来就是教材,司马光也夹杂了好多私货,大力宣扬宋儒的文化价值观。
其目的就是更好的控制皇帝。
比如,宣扬皇帝与大臣分权之类的事情。
与之相关的就是,宋朝很是推崇的李世民。
就是因为李世民皇权太弱,干个什么都被怼,才得了个‘从谏如流’的称号。
大臣们更喜欢哪种换地不言而喻。
宋朝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宋仁宗更是其中的代表皇帝。
所以说这本书的效果很好的。
不过,作为史书来看,确实很多问题的。”
“确实如此,皇帝与士大夫站在一起,那就是个傀儡,没有任何人支持他。
大臣不会,被抛弃的百姓而已不会。
宋朝我倒是研究经济的时候了解过,但是唐太宗李世民皇权很弱吗?”
龙之介不由一笑,像是听到了个笑话:
“那是当然呀,你可别被影视文化作品影响了。
就像三国再有名,再家喻户晓,那也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部分,其他的历史也很精彩呢。”
“那……你给我说说吧。”阳乃倒是认真请教了起来。
“嗯,就按一半唐朝迷都知道的来说,李世民要嫁女儿给五姓七望的门阀,但是被公然拒绝,直接打脸。
也有宰相感慨不能取五姓女,这些事情都能让人知道李世民皇权有多弱。
其根本原因还是他得位不正以及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导致的。
玄武门之变,杀兄囚父,在我们现在人看来都摇头咋舌。
蠻之民
更别说以孝治天下的古代王朝,那更是头版头条的热门新闻呀。
百姓吃瓜之余也是对李世民持负面态度的。
普通百姓可不了解其中的弯弯绕绕,什么太子无德,什么被逼自保。
就是知道李世民杀兄囚父。
当然,这也确实是李世民不地道,当时李建成已经是太子了,未来的皇帝就是人家。
毕竟治理天下要文皇帝,战乱才需要武皇帝。
只是李世民不甘心,才冒险发动了玄武门之变。
咳,这是第一点,失去了一部分人心。
紧接着,李世民皇位屁股还没坐热,突厥人就一路从草原打到了大唐的都城下面。
然后李世民一人呵退十几万的突厥人,呵呵,看到这里我就一脸问号了。
史书中那些什么生下来有异像呀,金光四射之类的,那都得当瞎扯淡。
我不在意,但是这不让人在意呀。
简直离谱,千里迢迢了打到这里,被你李世民一个人嘴炮打回去了?
这不开玩笑吗?
如果不以神话李世民的角度去想,以客观的角度去想,就知道这件事肯定有猫腻。
然后我就跟着研究了一下。”
“确实太离谱,大魔导师刘秀就算召唤陨石,逻辑上也是么问题的。”阳乃也思索起这点。
“对吧对吧?最后我研究了一番得出了结论。
先说另外的话,史学界有个公认,那就是李世民改史,从这里就可以侧面看出来了。
我相信一个脑子正常的史官不可能记录出这种离谱的历史的。
真是的情况应该是突厥人一路从草原杀到长安城下,一路烧杀抢掠,灭绝人寰。
更是对最发达的关中地区造成了很大的破坏。
这里就有问题,李世民夺权后也是尽快恢复稳定的。
边疆军队也没这么动,毕竟他就是率领军队的,这方面不担心的。
但是为什么能被突厥人打到长安城下?
为了这么长时间没有援兵到达?
为什么李世民要冒险出城呵退突厥?
答案很简单,因为门阀故意防水,打击李世民的权威。
所以突厥入如无人之地,所以没有援兵只有长安一两万人,所以李世民要冒险。
所以这个呵退十几万突厥,其实就是一场交易,赔光了国库的交易。
最后因为突厥人本就不擅长攻城,更被说打最坚固的长安城了。
所以那里好处,尽快撤走了。
这里也有一个bug,就是身为游牧民族的突厥,居然敢孤军深入到全是城池的中原腹地。
攻城不下,难道又担心后路被堵截,被大唐的军队合围吗?
就像汉武帝谋划的马邑之谋,就是为了把匈奴人骗进包围圈里,让他们失去骑兵的优势,一举歼灭。
所以,这还是有人勾结啊,是谁就不用多说。
这种事情可不少,唐高祖李渊从太远起兵派刘文静出使突厥得到了始毕可汗的支持。
五姓七望这么做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打压皇权,甚至间接控制皇帝。
毕竟唐高祖李渊一统天下,作为曾经的门阀自然深知其害,自然也开始打压门阀。
李世民玄武门夺权,五姓七望也是很happy的,紧接着有了这些谋划。
李世民得位不正,又被突厥狠狠敲了一笔(一直赖着不走更打击皇帝威望),自然只能捏着鼻子任门阀摆布了。
而又恰好,第二年关中大旱。
这让本来就遭受过突厥人烧杀抢掠的关中百姓,更是苦不堪言。
而且关中又作为北方的粮仓,也影响到了整个北方。
当时根据儒家的那一套天人感应,肯定就怪他这个皇帝了,怪什么?杀兄囚父。
所以说,李世民是绝对的不得民心,在位二十三年不足以让关中百姓忘记亲人死去的仇恨。
大旱之后没钱赈灾,又只能求助五姓七望,唉~说起来也是真的惨。
末世狙殺者
所以他一辈子只能‘从善如流’,五十一岁郁郁而终。”
龙之介说到这里而已不由唏嘘不已。
阳乃听得也很入迷,感觉被颠覆了认知,对于李世民的固有印象全崩盘了。
“我…”她见龙之介头来的目光,迟疑一下道,“我查一下手机。”
龙之介一脸微笑地点头,很是从容:“你查。”
…………
一段时间后,阳乃也叹了口气,收起了手机。
她抱着龙之介胳膊靠在龙之介肩膀上,眼神望着远方说道:“这种颠覆还有很多吗?”
“很多很多,毕竟我们国家和平之后才能大力发展经济,才能正儿八经研究历史,所以研究时间真的很短。
大多还是承袭古人的研究。
举个例子,兵马俑其实是有颜色的,但是因为技术不到位,开墓的一瞬间颜色就氧化消失。
也让很多人以为兵马俑就是没有颜色的。
同样的例子还有欧洲的一些历史研究,比如希腊的风格不是白色的大理石柱,给人一种静穆的伟大感觉。
但其实人家那些本来也是有颜色的,华丽奔放。
总之,看起来现代有很多研究,其实也就三四十年的研究时间。
所以也凭借现代科学技术,得出了很多有悖于古人史书记录的观点。
比如史书总把秦始皇作为反例,说什么残暴不仁之类的。
还有商纣王,武功赫赫,就是因为刚打完仗大军在外,国内空虚,类似秦始皇一样被人偷家了。
还有隋炀帝大运河在门阀的积极参与下,根本就没死多少人。
总之很多啦,末代皇帝总是反面例子,但实际上又不是真那么不堪。”